新闻动态

NEWS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业界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内容

块数据城市的构想和实践

 

 

块数据是大数据的核心价值,是大数据发展的高级形态,是大数据时代的解决方案。块数据城市是基于块数据理论模型所架构的新的城市形态。这种形态超越技术本身,是数据驱动基础上的结构功能、组织形式、生活方式和价值体系的一次重构。这种重构是一种更新中的社会体系,是共融的价值生态圈,是共享型组织的新范式。块数据城市将激荡出令人心动的新场景,开启人类迈向共享社会的新征程。

 

关键词:块数据城市 数据开放共享 数据经济 数据治理 数据文化


  数据开放共享成为城市生活品质的新标志

        城市是人的城市。生活品质是衡量城市文明的重要标志。在物物相连、业业相连、人人相连的大数据时代,谁共享的数据越多,谁获得的价值就越大。这正是块数据城市的价值追求。数据共享的前提是数据开放。数据孤岛和数据垄断是造成数据无法开放的两个重要原因。数据孤岛导致了数据的彼此割裂、互不融通,数据垄断导致了数据所有者对数据的排他性占有。数据孤岛和数据垄断形成的关键原因是数据边界,数据开放就是打破数据边界,使数据共享成为可能。


 

        除了政府数据的绝对保密和政府信息公开之外,数据开放最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数据交换,二是数据交易。所谓数据交换,是指政府数据跨部门、跨行业、跨区域的流通和应用,数据交换是数据共享的重要方式,数据交换一般意义上是无偿的。所谓数据交易,是指数据所有权人基于数据价值的一种售卖。数据一旦售卖成功,他方或第三方即可共享其数据价值。数据确权和数据定价则是数据交易的关键环节。在贵阳,率先建立的大数据交易所和政府数据契约式开放的先行先试,正是数据开放共享的有益尝试。

 

        无论是数据交换还是数据交易,重要的是平台战略。统一平台、统一标准、统一规制,是数据开放共享的先决条件。衡量一个城市数据开放共享的标志,不仅要看这个城市跨部门数据共享共用及其重要领域政府数据面向社会开放的程度,而且要看这个城市数据共享统一平台数据汇聚整合和关联应用以及政府与社会合作开发利用数据的程度,更要看这个城市对隐私和个人信息的管理和保护程度。这也是衡量块数据城市的重要标志。

 

 

 

  数据力再造城市竞争新优势


 

        数据力是大数据时代人类利用数据技术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能力,它既是一种认知能力,又是一种发展能力,归根到底是一种数据生产力。数据力是块数据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块数据理论认为,数据之间存在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是因为数据质点之间的数据引力形成的数据引力波。数据引力波将大量的零散、割裂的数据有机地关联起来,极大地释放数据力的潜在价值。由于数据引力波的推动,组织之间可以实现完全对接,对数据的追本溯源将形成全链条数据力合力,将海量数据转变为直接生产力,从而实现数据力的极大解放。


 

 

        数据处理能力是数据力最主要的组成要素,数据处理能力的水平是判断数据力水平的重要标志。未来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关键取决于它的数据处理能力。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力和数据关系的相互作用以及数据处理能力的提升,将帮助我们实现把所知的未知变成所知的已知,并找到未知的未知,将之变成所知的未知,甚至是所知的已知。这就是唐纳德·亨利·拉姆斯菲尔德提出的著名的大数据“三段论”:有所知的已知,有所知的未知,有未知的未知。

 

        大数据时代,我们最缺乏的不是数据技术,而是运用数据技术对数据有用性和有效性的认知和挖掘能力。这些能力包括数据采集能力、数据存储能力、数据关联分析能力、数据激活能力和数据预测能力。一个城市的竞争优势,不仅在于它天然的资源和独特的要素等显在优势,更重要的在于它的潜在的能力建设,尤其是数据处理能力,核心是创新。

 

 

 

 数据经济支撑城市发展新的增长极


 

        21世纪城市经济有三大支柱:总部经济、绿色经济和智慧经济。智慧经济的核心是数据经济或块数据经济。

 

        块数据经济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具有资源数据化、消费协同、企业无边界、零边际成本、极致生产力等特征。块数据通过平台集聚各方需求,放大了创新、运营等各个方面的价值关联,实现了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变革的深度交叉和融合。块数据经济强调通过容错性创新试验,促进大数据全产业链的汇聚、融通和应用,并推动传统产业与大数据融合发展,引领经济社会发展高质量演进和系统性提升。以块数据为核心的数据驱动将解构和重构资源配置方式,从竞争逐利到合作共赢、从信息不对称到交互零成本、从集中化到平台化、从流程化到模块化、从重资产到轻资产、从点对点到多对多,试图完全“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深刻地推动整个经济结构的变革和价值链重构。这种重构将进一步改变社会关系,实现效率与公平的高度统一,从共享经济迈向共享社会,实现共享城市。

 

        痛客经济的提出是块数据经济的一个重大创新。痛客经济将催生新经济的崛起,并产生一大批社会企业。社会企业与政府、企业、非营利组织不同,它没有政府的强制权力和财政收入,发展方式主要靠万众创新;它没有企业的最大化利润和盈余分红,发展目标集中于解决社会问题;它没有非盈利组织的外部资助,发展机制更凸显自主管理。这样一种新的社会企业,与新经济时代的技术创新相结合,将催生新经济的新动能。痛客经济引发的是一场“大家一起发现”的更加广泛的社会经济运动,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现实的城市实践。

 

 

 

 数据治理创新城市管理服务新模式


 

       数据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性战略资源,也是一种宝贵的城市治理资源。从全球范围看,“运用大数据推动经济发展、完善社会治理、提升政府服务和监管能力正成为趋势”。政府是城市数据最大的生产者和拥有者,数据治理已成为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核心。

 

        数据作为城市的重要资产,也是政府治理的重要手段。通过块上集聚形成一种具有内在关联性的数据,预示着广泛的公共需求和公共产品,蕴含着巨大的价值和能量。这些数据深刻地影响并改变着政府的治理理念、治理范式、治理内容和治理手段,将彻底颠覆传统的以信息控制与垄断来维护权威的治理模式,真正建立起一套“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和用数据创新”的全新机制,最终把权力关进“笼子”,实现创建法治政府、创新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的目标。

 

        一个城市数据治理的核心,不能停留在数据驱动决策、数据驱动管理、数据驱动服务的运作层面,更重要的价值是实现基于数据的城市治理。这个治理是一种极致扁平、开放共享、高效运作的政府治理。它应该包括但并不局限以下特征:

 

        一是数据治理必须打破原有公权力对数据传播流向和内容的控制与垄断,极大地提升政府治理的“能见度”,构建一个政府和社会数据资源之间的全连接、全流程和全覆盖框架,打通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之间的数据壁垒,实现合作开发和综合利用,有效促进各级政府数据治理能力提升。


        二是数据治理必须为公众直接参与经济政治生活提供平台,政府权力逐渐流向社会。“大数据与互联网、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深度融合,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从更深层次、更广领域促进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互动,形成多元协同治理的新格局”。

 

        三是数据治理以数据科学为基础,以统计软件和数学模型为分析工具,以数据的汇聚整合和关联分析为支撑捕捉现在和预测未来,不断提高监管和服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尤其是对突发事件的预测和应急响应以及普遍的风险防范,从而实现政府决策的数据化、精准化和科学化。

 

        四是数据治理在块数据思维引领下,在数据空间重新构建整个公共服务供给体系。这种基于数据消费、数据服务和数据福利的数据惠民,将推动整个数据应用领域的全面升级,倒逼政府职能转型、政府流程再造和政府服务能力提升。随着公共服务长尾需求的不断挖掘,以定制化方式开发更多数据惠民产品,推动政府公共服务创新和价值再造,形成以人为本、惠及全民的数据化民生服务新体系。未来城市公共服务数据化的重点,不仅仅体现在公共事业、商事服务、市政管理和城乡环境方面的数据化,还体现在养老服务、劳动就业、社会保障以及文化教育、交通旅游、质量安全、消费维权和社区服务等领域的全面数据化。依托块数据的汇聚、融通和应用,帮助政府更加全面、更加精准、更加有效地洞察和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数据需求。


        五是数据治理为技术反腐和廉洁政府建设提供机制和保障。贵阳市40多个政府部门全面推进的“数据铁笼”工程正是数据治理在技术反腐与廉洁政府建设中的生动运用。“数据铁笼”是以权力运行和权力制约的信息化、数据化、自流程化和融合化为核心的自组织系统工程。它以“问题在哪里、数据在哪里、办法在哪里”为导向,建构了以开放共享的治理理念、规范透明的权力体系、跨界融合的平台支撑、持续改进的流程再造、精准有效的风险控制和多元治理的制度保障为主体的创新模式,真正实现了把权力关在数据的“笼子”里,确保“人在干、数在转、云在算”。

 

 

 

 数据文化催生新的城市文明


 

        大数据不仅是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引爆点,更是一种新的世界观、新的价值观和新的方法论。从条数据到块数据的融合,从条时代向块时代的迈进,整个人类社会的思维模式和行为范式将产生根本性、颠覆性变革。块数据倡导开放、融合、共享的价值理念,重构数据信用体系与自信用社会,利他主义将成为大数据时代的主流文化,并孕育着一种新的社会文明。

 

        利他主义具有使他人得益的行为倾向和价值主张,利他主义的数据文化为城市发展注入源源不绝的动力和能量。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指出:“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稳定”。如果文化不止损,那么经济的止损效果就是有限的。利他主义的数据文化终于跳出了带血的资本积累的原始冲动,让经济发展的成果通过数据化的组织和共享得以分流到大众手中,这不仅表现在它倡导的利用群体智慧进行的大众创新和万众创业之中,而且还表现为那些在透明的数据环境下诸多“独角兽公司”所享受到的快感和惬意。

 

         利他主义的数据文化最需要的是信任、信誉和信用,建立自信用社会体系成为一种必然要求。自信用社会建立的前提和基础是数据信用体系的形成,而数据信用体系建设的核心是诚信和互信,关键是人人信用公开。利他主义的数据文化不仅催生新的城市文明,而且也催生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诚信社会。

 

        必须说明的是,块数据是基于贵阳大数据发展实践的重大科学发现,也是重大理论创新。这得益于贵州和贵阳决策者的前瞻思维和战略眼光。早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前两年的2014年1月,贵阳市委、市政府就批准成立了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成为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专业从事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研究机构。2015年5月,贵阳市人民政府与北京市科委共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为中国第一个跨学科、专业性、国际化、开放型大数据发展新型高端智库。实验室相继推出的《块数据:大数据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和《块数据2.0: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等一系列重大理论成果,不仅对建设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给予理论支撑,而且在更高层次、更大范围、更广领域革新了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并深刻地影响着城市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到贵州视察工作,对贵州发展大数据给予充分肯定。他在北京·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视察时说:“我听懂了,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2016年5月,李克强总理出席数博会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引起全球关注。他在讲话中说,在贵州、贵阳这样西部落后的地方,正在不断挖掘着“钻石矿”、成长着“智慧树”,把大数据从“无”生了“有”。作为中国过去最落后的地区之一,却在大数据产业上走在了前面。2016年6月3日,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在全省大数据战略行动推进大会上强调,要坚定不移地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让“智慧树”茁壮成长,让“钻石矿”流光溢彩。2016年7月11日,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陈刚在市委九届六次全会上提出,坚定不移守底线走新路,以大数据为引领加快打造创新型中心城市,并明确贵阳市到2020年基本建成块数据城市。正如马凯副总理在2016年3月参加全国“两全”贵州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的那样,“贵州省委、省政府有远见、见事早、行动快、工作实,大力推动大数据产业发展。贵州省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过程中,走在了全国前列,处于领先地位”。贵阳块数据城市的构想和实践,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987